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785章 真相是什么
    穆婉立马就察觉到了事情的不对劲,她朝着佛像处不停的后退着。

    而那楚琛,却是对她步步紧逼。

    “王爷,你在这里,做什么?”

    楚琛看着眼前的美人,很是意乱情迷,看着她惊慌后退,他更觉得兴奋异常。

    “婉儿,本王想你,想了你好久了,都不曾睡下,你可曾,感应到了本王对你的心意。”

    楚琛一边说着,一边伸手,一把抱住了穆婉,看着娇弱的她在自己怀里不停的挣扎着。

    “嘘!”楚琛伸出手,放在自己的唇边,示意穆婉小声一点。

    “王爷,注意你的言行举止。”

    “婉儿,你别动,你在本王怀里一动啊,本王就抑制不住自己,若是再这样下去,本王不敢保证,会不会在这里,强要了你。”

    楚琛的话在穆婉耳边想起,穆婉听到之后,手脚都变得僵直,不敢再动弹。

    “无耻!”

    穆婉几乎是咬着牙,狠狠的说着这两字。

    楚琛倾身上前,轻闻着穆婉身上的香味。

    这小美人,真的是,让他好生喜欢。

    楚琛上了心,低下了头,就往穆婉的脖颈之处吻去,穆婉吃痛,连忙开始挣扎,而那楚琛,竟用双手死死的禁锢住了穆婉,让她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“楚琛!你是王爷,你是皇子,你怎么可以行这种卑鄙的行径!”

    “婉儿,你不要怪本王,要怪,就怪你那古板的翰林院老爹,你知道吗?在那牡丹花会上,本王一眼便相中了你,事后回了王府,本王就一直对你念念不忘,你也说了,本王是皇子,想要什么,就该有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婉儿,你知道吗?本王第二日就让人上门求娶你了,可是你父亲一听说是要给本王做七十二房小妾,他便拒绝了,怎么?你一个翰林院的小姐,还想成为我的正妃。”

    “本王以后,是要成为君上的,你若是成为正妃,那以后不就是皇后了?”

    “楚琛,我父亲根本没有这个意思,他只是不想让我许了你,你别逼我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逼你?本王,最喜欢看你们这些柔弱的女子哭了,你们越是哭,本王就越是兴奋,婉儿,你若是乖的话。就好好的从了本王,最后,也还能进我的王府,要不然,我今日在这城隍庙强要了你的身子,看以后这洛阳城内,还有谁敢娶你这么一个残花败柳。”

    穆婉气极了,可是她从小便只会吟诗作画,从未请过武者护院教她拳脚功夫,而这琛王,别看他表面上白白净净,实则,他的力气,比常人都要大上许多。

    她的双手出,已经被勒出了两道红印。

    穆婉越是挣扎,那楚琛,便越是兴奋。

    “嘶————”衣服破碎的声音。

    一股凉意从身前传来,穆婉不可置信的看着楚琛,他当真,敢在光天化日之下,强要了她不成?

    “咚咚咚——”

    “咚咚咚——”

    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,楚琛不耐烦的将头从穆婉的身上抬了起来,低声怒吼道:“做什么?敢打扰本王,活得不耐烦了?”

    门外看风的护院则是连忙说道:“王爷,不好了,有人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让你们请了人,将他们先诓骗走了吗?怎么还有人?”

    “不知,这男子强壮得很,好像是来给他母亲请愿的,我们的人,无论给他怎样的诱惑,他都不要,直直的朝着城隍庙走来了。”

    楚琛低声咒骂了一声,看向身下那完美的女子,她的身体,可真是美啊。

    “王爷,我们得赶快撤了,要不然贵妃娘娘知道了,你少不了又要挨打了。”

    “本王需要你来提醒吗?”

    那些提醒的几位男子连忙噤声,不再说话,他们只是陪同计划,可不敢真正得罪了这琛王。

    “对了,王爷,听说这城隍庙的后院荒废了多年了,我们可以到那里去。”

    楚琛闻言,甚是大喜。

    他打横的就将穆婉抱起,穆婉手忙脚乱,连忙想反抗,可是那楚琛,联合他身旁的那些狐朋狗友,将她的手脚,都用那城隍庙的布条捆绑了起来,她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到了后院,楚琛才将那穆婉放下,看着她的身体,一寸寸的抚摸着她的肌肤,随即发生的事,便是穆婉这一生中,都不会忘怀的噩梦了。

    后来,不知怎么,那位前来拜香的男子,来到后院给这水缸续水,才发现了楚琛他们几人,这件事,才算是被常人撞破了。

    只是此时的穆婉,全身上下,都有着伤。

    楚琛见事情败露,又因为那男子的呼叫,外面陆陆续续的有了其它脚步之声,只得匆忙逃走了。

    那男子,将自己的长裳脱下,给穆婉盖住了身体,方才将穆婉送回了翰林院。

    “那男子的模样,你可曾还记得?”

    “记得,救命恩人,怎么会不记得。”

    “小婉,你很少出门,再说洛阳城世家女子也是许多,救你的那男子,有没有询问你的住处?”

    穆婉摇摇头,疑惑道:“有什么问题吗?”

    “有问题,他不知道你的住处,如何会直接将你送回翰林院?”

    “他,不像是坏人——”

    楚含笑知道,能顶着这样风头去救穆婉的男子,如果不是图谋不轨的话,那便只有一个原因了。

    那便是那男子,心悦穆婉。

    也只有这个原因,方才能解释,为什么自己在调查这件事的时候,那男子明明知道自己面对的是楚家人,是这大炎王朝唯一的皇子,是他不能得罪的存在,他一介武夫,还敢站出来作证。

    “含笑,你在想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小婉,事后,你见过这个男子吗?”

    穆婉摇摇头道:“我父亲专门去感谢过那人,他家住在比较偏僻的地方,家里有一位年老的母亲,我让父亲给他送了不少的东西,他都没收,还自责的说是自己没保护好我。”

    那一带地方,小婉之前经常去施粥过,那人与小婉有过几面之缘,也是情有可原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对了,你之前提过,你的那个丫鬟?”

    “不见了,从那之后,就再也没见过她了,说不定,已经惨遭那楚琛的毒手了。”

    楚含笑却摇了摇头道:“不一定。”

    ,content_num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