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50章 去见你老师
    张瑞涛和何玲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就在承诺书上签名和按手印了。

    但是吴洋泽他们两个相视一眼,都看到对方眼眸中的纠结。

    “怎么?不想签字的话,我现在就打电话给你爸妈,让他们来学校。”胡杨再次敲了敲桌子说道。

    不逼他们一把,都不愿努力。

    吴洋泽他们都不是那种很笨的人,只不过心思没有放在学习上,再加上家庭条件挺不错的,就更不想努力了。

    这次好不容易被胡杨逮到,哪有那么容易让他们给溜了。

    最后两人一闭眼,拿起笔在承诺书下签下自己的名字和印下手印。

    胡杨露出了一丝得逞的笑意,但很快就隐没,谁都没发现。

    将四张承诺书收好放在抽屉中,才对他们说:“手机拿走,赶紧回去上自修,如果这个月再被我发现你们上课玩手机,这个学期都不用在学校住了,我也不想要你们这种学生了。”

    至于为什么不说以后,而直说这个月,那是胡杨知道不太可能,同时也想以后再捉住他们,再次逼他们努力学习,特别鸡贼……

    “那老师我们先走啦。”吴洋泽他们一边看着胡杨一边伸手拿手机。

    其实他们也从没想过会这么容易过关的,没有停宿也没有告诉家长。

    对他们来说就是最大的幸运。

    “赶紧走,别别在这里爱手碍眼的。”胡杨对他们挥挥手道。

    学生什么心理,胡杨还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顿时,吴洋泽几人露出轻松的笑容,拿着手机赶紧快步离开物化生办公室。

    等到他们走了,赵雪云才开口笑问道:“他们上自修玩手机被你看到了?”

    “嗯,两个玩游戏,一个看小说,另一个太闲了趴在桌子上看那两个玩游戏,都是一群不省心的小混蛋。”胡杨有些无奈的说道。

    给最差班级当班主任,真要花费很大的心力和最容易让人心累的。

    “都差不多,谁说不是呢?不过你的处理方式挺值得学习的。”赵雪云老师笑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没办法中的办法,就算告诉家长,给他们停宿又如何?那不过是单纯的惩罚,对他们的学习起不到丝毫作用,还不如像现在这样,逼他们一把,或许有意外的惊喜。”胡杨说道。

    学生时代所有的惩罚,在胡杨看来,都应该是为了学习和成绩服务的。

    他现在对吴洋泽他们四个的“惩罚方式”,源于他学生时代班主任对他的惩罚。

    当初胡杨也不是个乖孩子,也挺调皮也喜欢玩手机,上课的时候也曾被老师捉到。

    那时候他也让自己签下承诺书,下一次考试,年级排名必须提高一百名,否则就约谈家长。

    为了不让爸妈爷爷奶奶知道,那段时间他一天24小时,有18个小时都在学习。

    甚至同学还说自己用英语说梦话,好像是背单词什么……

    当然啦,在学习这件事上,付出一定会有收获的。

    那次考试成绩出来后,胡杨年级排名提升了一百九十六名,也第一次成为全班第一。

    为他后面能考上水木打下坚实的基础,也让他知道人的潜力是无限的。

    只不过没有被逼到绝境而已…………

    赵雪云听到胡杨这么说,也觉得挺有道理的,于是说道:“那我这段时间多留意一下,看看那个在下面偷偷玩手机。”

    很显然,她也想尝试下胡杨这办法有没有效果。

    如果真有的话………那到时候就有趣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,不管最后他们的成绩能不能提高,有一点可以肯定的,就是他们这段时间会很老实,总归好处多多。”胡杨笑道。

    这事对他们老师来说,完全没任何损失的,最坏的情况就是这样,最好的就是他们都兑现了承诺书上的承诺。

    赵雪云连连点头,然后说道:“小杨,上次跟你说的事,上心点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云姐,我会准备的。”胡杨知道她说的是什么事,就是评选“珠江市生物科优秀教师”活动。

    听到胡杨这么说,赵雪云就没多说,省的惹人生厌。

    “铃铃铃……”

    第二节自修上课铃响了。

    他们两人也站起来准备去教室看学生自修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此时华国军部西南战区基地,袁依收到胡杨的信息后,基本将胡杨那边的事情给猜的七七八八,斟酌好还怎么向领导汇报这事,她就离开自己的房间了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你说你有一个修为9级的老师?怎么从来没听过你说的?”袁依的领导孙航瞪大眼睛惊讶道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你犯了什么错吗?”随即脸色一沉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这也不算隐瞒不报,又从来没有规定我们不能有自己的老师。”袁依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有没有跟他说过部里的事?他是什么人?”孙航沉默了一会再次问道。

    袁依说的虽然是这么回事,但是较真起来,肯定对她的前途有很大影响的。

    然而胡杨9级的修炼者身份,就让孙航不得不顾忌。

    如今华国除了三大苦海境的部长外,9级是最强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没有,老师也从不让我说这些事,他当初之所以不让我们说,是因为他不想让别人打扰他,他是珠江九中高三生物老师,也是我曾经的班主任。”袁依带着一丝笑意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?除了你还有谁?他为什么要隐瞒自己是修炼者的身份?”孙航可不太相信袁依的说法。

    主要是有点不可思议,隐瞒修炼者身份藏在学校当老师,怎么想怎么怪异。

    只有小说才敢这么写,现实中都不曾听闻。

    “老师有三个亲传弟子,教书育人部的温尔雅是我师妹,还有青龙山脉一只猿猴,是老师新收的弟子,他叫袁山。”

    “领导,非常人做非常事,天地异变前,老师就在九中教书了,他是水木大学毕业的。”袁依解释道。

    这话一出,孙航倒是相信了一大半。

    水木、京城两所名校,在华国人的心中地位是很高很特殊的。

    “你有什么要带的,赶紧回去收拾一下,和我一起去珠江,我想见见你老师。”孙航沉思一阵说道。

    不管是程序问题还是自己好奇心,孙航都觉得自己有必要去见见袁依的老师。

    毕竟她可是军部最重点培养的对象,不容有失。

    同时也觉得再次对其他的人进行调查,防止再出现袁依这种情况。
为您推荐